參觀須知
家栽好逑改到痞客邦落腳,是好是壞,我也不知道(驚)。本部落格主要的內容,仍延續從前,以介紹台灣野生花草為主。文章編排上以植物科別來分類,但若一篇文章中同時介紹多種野花者,則歸類為「野地眾花集」。

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一篇的水苦寫得有些匆促,因為已經到了lulu的睡覺時間,不陪她睡,她可是不會乖乖就寢的,所以在時間壓力之下,就儘快寫出對於水苦的一些觀察與想法。其中對於水苦這芳名的由來,寫的過於簡略,強強把結論寫出,但推論過程難掩跳躍,看的人或許會一頭霧水。不過由於是不成熟的看法,暫且就把這話題擱下了。呵呵,雖然已經跨過十週年了,心裡頭的點點滴滴可不會因此凍結在過去那十年間,迄今依然縈繞腦海不曾散去。人實在是一種富有感情的生物,自知有感情而顯現於外,甚至把感情投射在花草上。但人畢竟不是花草,怎知花草有無感情。不過我倒寧願相信花草是有感情的,所以家栽之人的桑田判事把聽筒按在樹幹上聆聽時,彷彿聽到了那梢情感的脈動,而非僅係單純的植物營生活動。



這小藍花在鏡頭下美的令人不能置信,彷彿是映照在天際的顏色。它和前一篇所介紹的水苦可是玄參科婆婆納屬的同屬近親,並非台灣原生種,而是歸化種。所以雖然有台北之名,但並非原產於台北。正式的中文名稱上是稱之為阿拉伯婆婆納,但我比較喜歡台北水苦藚這親切的名字。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晃眼,分發到地院已經十年了。回顧過往的歲月,彷彿歷歷在目,卻又像泛黃的照片,塵封許久,好像在講述某個別人的故事般,那樣遙遠而不可及了。人生總有這二面觀,沒有經歷過,往往只能享受當下,卻無法回味從前。哈哈,也不想把自己講得這麼老氣橫秋,好像自己多老似的,畢竟我還很年輕呢(哈哈哈,大笑三聲~~)。只不過這十週年說起來不久,卻也是三千多個日子了,如果拿來寫一本書,它的厚度也足當枕頭了,說什麼也應該要為文以資紀念才對。有感於此,這幾天我左思右想,什麼樣的植物會讓我有「十週年的深刻感受」呢,是燦爛大開的鮮豔園藝花朵?還是那細小至微的野生小小花草?好像都不是耶,「十週年的深刻感受」,應該是有些沈潛不欲人知,但猶仍富有朝氣的,應該是成熟穩重而不輕佻的。這時候腦海中漸漸浮出影子,我想白色花冠中帶有淺淺紫色的水苦藚,淡雅卻不失明亮,在冷冽冬季後的新春萌發,展現了生命勁力,也柔化了一田嫩綠,應該可以代表我對十週年的感受吧。




水苦藚是玄參科婆婆納屬的一、二年生草本,也是台灣原生植物,主要是分佈在全台中低海拔澤地、河床或稻田中。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51640055.jpg

小葉藜Chenopodium serotinum),板橋大漢橋下濕地。

 

看得出來這是一朵小花嗎?或許你看不出來,但至少還會覺得這個模樣算是小巧可愛吧!  

 

使用了微距鏡頭之後,好像愈來愈喜歡拍攝花形甚小的野花。每每在鏡頭下瞧清那小野花的模樣,內心總會讚嘆不已,「即使是這麼小的野花,就算人類的肉眼無法看清楚它,從不把它當花看,它依然綻放出花朵的模樣」。人們所謂「眼見為憑」,如果是以肉眼為判斷基準的話,這些小野花們其實稱不上花。這樣說起來的話,所謂「眼見為憑」這句話,實際上卻是相當不科學的。哈哈,或許在花草世界,「眼見為憑」這句話應該要改成「微距鏡頭瞧見為憑」囉~~。在人們眼見為憑的現實生活中,一些被定義為醜花的野花,很多人其實是不屑一顧的。不過在本部落格中,為了稍稍改變這種想法(醜花!)與作法(不屑一顧!),這次我就特地為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通常被大家認定為醜花的藜科小野花。想說既然春天到了,很多人在墾丁「春天吶喊」,眾多花兒們自然也可以「弄春一番」,當然,這也包括所謂的醜花們。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2010
226lulu四歲半,第一次出國,目的地澳門。值得紀念的第一次出國,也是lulu爸爸、媽媽帶她出國的第一次,益加值得紀念,當然要在格版中記上一筆。




大三巴牌坊前。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昨天本來以為天氣會不錯的,卻沒想到陰雨綿綿。既然無法到郊外,就抽空整理一下之前拍攝的花草照片。整理時看到過年期間到高雄半屏山所拍攝的一些花草,雖然當時沒有機會使用微距拍攝,無法清晰地貼近它們(唉,實在是lulu在旁邊吵著要往前走,就也不便逗留太久,於是乎只好使用一般的鏡頭搭配消費機拍攝),但能夠發現這些花草,也算難能可貴了。為免它們成為我陳年的舊檔,久久不能見天日,就藉此版面簡單聊聊了~~


半屏山是位在高雄左營的一座小山,很適合親子同遊。登山未久,就在木棧道的右側草堆中發現了烏面馬的蹤跡。烏面馬是藍雪科烏面馬屬的多年生蔓性草本(或亞灌木),也是台灣原生植物。藍雪科在植物世界中算是一個中小型的科別,但台灣藍雪科的植物卻寥寥可數,只有區區二屬而已,且這二屬加起來的種類也就只有三種(五根手指都數不滿耶),可見真是少之又少了。台灣藍雪科烏面馬屬的植物也就單單只有烏面馬這一種,算是相當珍貴了。烏面馬的花色白,花冠高杯狀,全台低海拔灌叢及草原可以發現它的蹤影。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上個月底某日,利用午休時間跑了一小趟五城山野。五城山位在土城近郊,是一座平易近人的小山。那一趟午休之旅,除了見識到盛放的華八仙之外,在入山之初,看到了整片山坡、山澗「開花」中的冷清草一類的陰濕植物,山澗涓流中的石壁下則佈滿許多水族常用的「鐵皇冠」,也就是三叉葉星蕨。緩步登山途中,也瞧見了葉面滿刺的水冬瓜、開著白色壺形花冠的日本山桂花(花冠極小)及盛開中的中國宿柱薹。說起來,這一趟身心放鬆之旅也頗有收穫,只可惜當時所拍的微距照片不太好拿出來見人,所以也只能在這說說而已。不過,在下山歸途之際,見到了火炭母草、塔花(光風輪)的蹤影,雖然極其常見,但本於不斷試拍微距的心情,也就拍了幾張。效果或許差強人意,但可趁此再次檢視這認識已久的小野花,也算是樂事一樁吧!!




火炭母草是蓼科蓼屬的多年生蔓性草本,也是台灣原生植物。說真的,我對蓼科的植物並不感興趣,但也沒到不喜歡的程度,畢竟它的小花還算具有特色。只不過花小,不太引人注意,而且種類雖然不少,但彼此間型態的相似度卻甚高,有一種「看來看去都是長這副模樣」的無聊感覺。火炭母草算是我在蓼科中少數有興趣的,而且它的辨識度相較於其他蓼科植物,其實也是比較高的。仔細貼近觀察它的小花,這像花瓣的白色部位其實不是花瓣,而是它的花萼,五裂。它的雄蕊仔細數一下,可以算出來是八枚,花藥則呈淡紫色,雌蕊花柱較淡白透明,有三枚。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星期的天氣相當不錯,於是昨天就趁著中午休息空檔,在板院中庭觀察春意盎然的野生花草。前陣子剛讀了一些關於19世紀西方人來台採集植物的故事與採集紀錄,發現當時台灣的植物品種何其豐富,縱然採集時間只有短短數日者,所至之處也非偏遠,卻猶可採集到眾多不同種類的植物,與今對照起來,著實大為不同。很多植物當時雖隨處可見,但現今卻已滅絕或瀕臨滅絕,或其生長範圍已限縮於某些山區或尚未開發之區域,誠令人欷噓不已啊!!我腦海中也不禁想像著,當年的台灣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美麗光景啊,應該是很多地方都還沒有人為破壞,仍充滿著原始自然的景緻吧。當然,時光不復回轉,過去的,我無能參與,但至少對於現在的,我不能缺席吧。秉持著這個想法,在不甚專業的情況下(不過真的充滿了興趣喔),我想試著對板院中庭這一塊充滿野趣的地方持續做一些野生植物的簡單紀錄,所以啦,也就開始會有這一系列的花文產生囉~~


鵝兒腸幾乎是全年可見的野花。它是石竹科繁縷屬的多年生草本,也是台灣原生植物,全台平野均可發現。繁縷屬的植物非常非常特別的一點,就是它的每片白色花瓣會呈二深裂至近基部,以致它的五片花瓣看起來會像是十片花瓣一樣。鵝兒腸既然是繁縷屬的一員,當然也不例外。鵝兒腸的外觀與同屬的繁縷看來非常近似(連葉也相似),簡單的辨識方法,就是看它們的花蕊。鵝兒腸的雄蕊一般有十枚(7-10),雌蕊的柱頭呈五裂,但繁縷的雄蕊一般只有五枚(3-5),柱頭則呈三裂。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324819266.jpg

華八仙Hydrangea chinensis),土城五城山。

 

最近這一二個星期接連去爬了土城近郊的小山,像是文筆山五城山,驚喜地發現沿途正在大肆開花的華八仙。記得去年五、六月的時候,就想寫個小花文介紹華八仙,因為彼時在登爬文筆山的途中曾經瞧見一棵華八仙,只可惜花期已末,花容已有失色,若強將照片貼出,恐將有損華八仙的美譽,因此最後不得不作罷。哈哈,想不到皇天不負苦心人,竟在來年這花朵盛開之際,讓我再次見識到華八仙迷人的花容美貌。實在也沒想過文筆山、五城山一帶會盡是華八仙的蹤影,畢竟在它們未開花時,只是不起眼的常綠灌木,實在很難吸引人們注意。所以囉,有興趣的人,最好趁這一段期間走走山林,或許還可以看到華八仙盛放的潔白奇景。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