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019.JPG 

高山當藥Swertia tozanensis)。合歡山

 

發現高山當藥的這天,是合歡山夏季難得的好天氣,陽光鎮日迆邐不絕,清涼的微風吹拂身上,不僅洗去了長期都市工作的煩躁,也讓人輕鬆愉悅的像是俯瞰山頭的白雲。一路從小風口往克難關方向的台14甲線徜徉漫步,沿途瞧見了許多高山野花,拍照聲不絕於耳,固然極度想要好整以暇的幫她們詳細留下紀錄,但我的時間至多僅一個小時,在這有限的時間裡,我必須盡可能的發掘所有可能發現的野花,心情在驚喜和緊張中交錯,猶如三溫暖一般。

 

天可憐見,總算讓我邂逅了在合歡山為數不多的高山當藥。彷彿是特地為我準備似的,滿是花苞的一、二株植株,觀其模樣並不打算在今日開花,但竟也像是變魔術一樣的從中綻放出一朵花來。是的,就獨獨只有這一朵,我找遍了四周,還是只有這孤獨的一朵盛花。倘若沒這一朵花,我就只能望著植株興嘆了。所以從第一眼瞥見的當下,迄至我整個攝影過程,我謝天謝地,謝個不停,除了謝,還是謝。呵呵,看我寫這一段文字,便可知道當時我的心情是多麼感謝而又激動。

 

高山當藥Swertia tozanensis)是龍膽科當藥屬的一年生草本,也是台灣特有種,除台灣以外,全世界別無分號。主要分佈在中南部的中高海拔地區,合歡山有少數族群生長,一般說來是在台14甲36K附近的草叢中,主要花期為夏季(約7-9月)。

 

與前面所介紹過的新店當藥 、大籽當藥相同,高山當藥的花具有當藥屬植物的典型特徵,也就是它的每枚花冠裂片上緣都具有蜜腺nectary)。高山當藥的花冠多為五裂偶為四裂,淡黃色,瓣端與花心附近具有明顯的深色(暗紫色)斑點,每枚花冠裂片的上緣中間具有一對(兩個)綠色蜜腺,凹陷為不具飾毛filaments)的腺狀蜜槽。從其花色,即可輕易與其他當藥野花分辨,毋庸贅論。以花朵大小而言,新店當藥最大,大籽當藥最小,高山當藥介於兩者間,略小於新店當藥,花徑可達2公分左右。

 

台灣當藥屬的野花雖然不多,但卻上演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歷史戲碼。話說現在的高山當藥,其實包含了在台灣植物誌第一版所認定的細葉當藥S. matsudae)在內,但根據後來的學者研究,認為將細葉當藥併入高山當藥,將之處理為同種較為適當,台灣植物誌第二版即採此看法。故現在的高山當藥其實包含了昔時認定為不同種的細葉當藥在內。從前所認為的高山當藥,其實花數為四,葉甚小(長橢圓狀披針形至披針形,長僅約1.5-3cm,寬僅約5-7mm),蜜腺是近基部(而非中間)。這樣說起來,我在合歡山瞧見的高山當藥,花數為五,葉長超過3公分,線狀披針形,蜜腺在花冠裂片上緣中間,在從前是被認定為細葉當藥的。

 

高山當藥的種小名「tozanensis」,其意為塔山的意思,是台灣阿里山山脈的其中一座高山,表示高山當藥的模式樣本是在塔山所採集的,故以名之。不過現在中文名並未迻譯從之,而是將之命名為高山當藥,用以表示此種當藥是分佈於高山之意。然而,台灣分佈於高山的當藥野花並不限於高山當藥,還包括了前述的大籽當藥及我尚未謀面的阿里山當藥,使用此中文名稱,難免有不夠精確或令人誤會之虞。說起來,日治時期高山當藥的日文名為「とうざんせんぶり」,其中「とうざん」就是塔山的意思,「せんぶり」就是前回所說的「千揚」,也就是當藥在日本所使用的正式名稱。換言之,日治時期稱呼高山當藥即為塔山當藥(千揚),也就是直接從學名迻譯過來。我認為這樣的名稱是比較有意義的。

 

 

IMG_3196.JPG

和小朋友徜徉在合歡山群山間,其樂無窮啊!一直以來,我覺得這是一幅很空靈的構圖。

 

IMG_3026.JPG

高山當藥的植株。鬆散的聚繖狀圓錐花序。

 

IMG_3020.JPG

花冠裂片五(偶為四),淺黃,瓣端及花心附近明顯可見深色(暗紫色)斑點,每枚裂片上緣中間具有不具緣毛的一對(兩個)綠色蜜腺。

 

IMG_3027.JPG

滿是花苞的植株。莖生葉無柄,線狀披針形至披針形,長可達7公分,三出脈。

 

IMG_3021.JPG

貼近觀察花苞,隱約可見花冠裂片上的斑點和蜜腺。花萼五裂,綠色,萼片彎曲。

 

IMG_3023.JPG

莖直立,近四方形,高可達80公分。

 

IMG_3024.JPG 

再回頭仔細欣賞這唯一一朵綻放的花兒,雄蕊五,與花冠裂片互生,雌蕊單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tterflag 的頭像
letterflag

家栽好逑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