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觀須知
家栽好逑改到痞客邦落腳,是好是壞,我也不知道(驚)。本部落格主要的內容,仍延續從前,以介紹台灣野生花草為主。文章編排上以植物科別來分類,但若一篇文章中同時介紹多種野花者,則歸類為「野地眾花集」。

目前分類:玄參科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5468.JPG

阿拉伯婆婆納Veronica persica)。土城柑城橋下河濱公園。

 

對於這個花名,想必很多人都覺得很疑惑,又是阿拉伯,又是婆婆,難道非得公婆對壘,才能顯示這花的珍貴嗎?呵呵,當然不是如此,萬事皆有因(套一句神探伽利略湯川學博士所言),就讓我來簡單說說好了。

 

阿拉伯婆婆納Veronica persica)是玄參科婆婆納屬的一或二年生草本,並非台灣原生種,而是歸化種原產於歐洲和西亞,歸化台灣後,主要生長於路旁、海濱或荒廢地,從平地至海拔2,200公尺的中海拔山區,均可瞧見她的身影,適應力可謂強悍。像我除了在土城的河濱公園瞧見過她們外,在武陵農場這樣的高山農場,也見識到她們盡情活躍的身影。

文章標籤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294519355.jpg

過長沙Bacopa monnieri) 

 

 

我喜歡養魚,進而喜歡種植水草(呵呵,至於喜歡園藝,乃至於喜歡探尋野生植物,則是更後來的事情了)。看著小巧但色澤嬌艷的魚兒在水草中穿梭遨游,可是有蠻不錯的抒壓效果呢。記得從前在水族館買過一種叫「小對葉」的水草,種在家中水族箱中,那有些橢圓的小小肉肉的對葉,非常可愛,而且還會從底砂下匍匐的莖節處長出新枝,如此一來,又會多了一株「小對葉」,經濟又實惠說。過了幾年後,我才知道原來「小對葉」是台灣的一種野生植物~~過長沙(當然,我也陸續知道水族常用的水草中,其實有不少是台灣在地的野生植物呢)。過長沙雖然可作為水族用的沈水性水草,不過它的生長型態則是挺水性,而且,還會開出漂亮的小花兒來,這可是作為水族水草時所看不到的說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上一篇的水苦寫得有些匆促,因為已經到了lulu的睡覺時間,不陪她睡,她可是不會乖乖就寢的,所以在時間壓力之下,就儘快寫出對於水苦的一些觀察與想法。其中對於水苦這芳名的由來,寫的過於簡略,強強把結論寫出,但推論過程難掩跳躍,看的人或許會一頭霧水。不過由於是不成熟的看法,暫且就把這話題擱下了。呵呵,雖然已經跨過十週年了,心裡頭的點點滴滴可不會因此凍結在過去那十年間,迄今依然縈繞腦海不曾散去。人實在是一種富有感情的生物,自知有感情而顯現於外,甚至把感情投射在花草上。但人畢竟不是花草,怎知花草有無感情。不過我倒寧願相信花草是有感情的,所以家栽之人的桑田判事把聽筒按在樹幹上聆聽時,彷彿聽到了那梢情感的脈動,而非僅係單純的植物營生活動。



這小藍花在鏡頭下美的令人不能置信,彷彿是映照在天際的顏色。它和前一篇所介紹的水苦可是玄參科婆婆納屬的同屬近親,並非台灣原生種,而是歸化種。所以雖然有台北之名,但並非原產於台北。正式的中文名稱上是稱之為阿拉伯婆婆納,但我比較喜歡台北水苦藚這親切的名字。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晃眼,分發到地院已經十年了。回顧過往的歲月,彷彿歷歷在目,卻又像泛黃的照片,塵封許久,好像在講述某個別人的故事般,那樣遙遠而不可及了。人生總有這二面觀,沒有經歷過,往往只能享受當下,卻無法回味從前。哈哈,也不想把自己講得這麼老氣橫秋,好像自己多老似的,畢竟我還很年輕呢(哈哈哈,大笑三聲~~)。只不過這十週年說起來不久,卻也是三千多個日子了,如果拿來寫一本書,它的厚度也足當枕頭了,說什麼也應該要為文以資紀念才對。有感於此,這幾天我左思右想,什麼樣的植物會讓我有「十週年的深刻感受」呢,是燦爛大開的鮮豔園藝花朵?還是那細小至微的野生小小花草?好像都不是耶,「十週年的深刻感受」,應該是有些沈潛不欲人知,但猶仍富有朝氣的,應該是成熟穩重而不輕佻的。這時候腦海中漸漸浮出影子,我想白色花冠中帶有淺淺紫色的水苦藚,淡雅卻不失明亮,在冷冽冬季後的新春萌發,展現了生命勁力,也柔化了一田嫩綠,應該可以代表我對十週年的感受吧。




水苦藚是玄參科婆婆納屬的一、二年生草本,也是台灣原生植物,主要是分佈在全台中低海拔澤地、河床或稻田中。 

letterfl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